博客首页  |  [li11fang24]首页 

li11fang24
博客分类  >  其它
li11fang24  >  冤民大同盟(美国)
(视频)冤民大同盟(美国)葛丽芳力挺高智晟胡佳获诺贝尔和平奖

27431

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推特http://twitter.com/datomen
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微博
http://t.dongtaiwang.net/datomen

 (视频)冤民大同盟(美国)葛丽芳力挺高智晟胡佳获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力挺高智晟胡佳获诺贝尔和平奖/葛丽芳

           编者:美国时间2010年9月27日下午2点,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葛丽芳女士在美国会参加魏京生基金会举办的讨论会《中共罪恶61年 民主课程发行会》,并发表讲话。全文如下: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您们好!
         我是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葛丽芳。我们主要接触联系的是维权民众,主要的工作着重在抗暴一线的维权运动的实践操作,包括组织和总结。今天我就从冤民大同盟及访民的角度谈几点。希望能给各位前辈研究中国问题带来一些帮助。我想从千千万中国大陆冤民的感觉、感受、立场来表达一下中国共产党建政61的评价,中共建政61年来,天天、年年在制造冤案,冤魂,致使今日冤民的队伍在不断壮大。
          一.千万冤民遭遇的灾难是中共制造改革开放的神话,为少部分人攫取巨额利益付出的代价 
         上海段惠民一案十分典型。众所周知,上海冤民段惠民忌年49岁。大学学历,原本家境不错。2000年前后,其原单位上海家化集团违法操作,单方面买断其工龄将他推向社会。他当然不服遂依法诉讼,结果是枉法判决讨不到公道。从此被迫上访北京。
         其妹段春芳亦身系两案:一是为1998年被政府“带手铐并恐吓判刑” 她丈夫的野蛮逼迁案。二是为其居住房屋被韩国飞机撞击损坏,经上海政府别有用心的插手干预,长期得不到应有的赔偿。也长期进京上访。
          像许许多多访民一样,案件无一能得到解决反而屡屡遭到违法监禁、暴力殴打等等打击报复。2006年11月3日,兄妹俩再次进京,然半夜就被上海政府从入住的旅馆中劫走,在当局验明他们的身份后,兄妹俩遭到了极其野蛮的政府暴力,十多名便衣警察疯狂的围殴,当场重伤段惠民,北京当局未予救治,人弄到上海后仍不予救治反诬陷罪名将其劳教,继续虐待。前后活活折磨了59天直至段惠民含冤去世。
          妹妹段春芳被打得面目全非浑身是伤心脏病发,留下一口气才被放出,算捡回了一条命。去年7月3日上海当局为了所谓上海世博的稳定,先期以“妨害公务罪”等各种莫须有罪名将段春芳关押并判刑1年半。
          短短三年,段家在中共惨无人道的打压下,相继付出了5条人命!(详情:段母胡小妹电话:63213098)一张劳教书(段惠民)、加一张判刑书(段春芳)。至今,段母年纪那么大,没被中共打垮,还在继续坚持抗争。
         以上叙述的是一个普通上海市民在动拆迁及国企改革这些被中共吹嘘成中国发展神话的上海所发生的故事,任何人如果将此案仅仅当做一个个案去理解和消化,必将进入了解中国现状的误区,因为还有更多冤民及其冤情远没有得到曝光!我要重申的是:段家遭遇的灭顶之灾不是天灾而是中共当局制造的人祸,是中共执政61年中新添的血债,是中共法西斯暴政长期奴役中国人民剥夺中国人民人权和生命的见证。段家的苦难是千万被称之为“上海访民”遭受共产党苦难的缩影。
          刚刚过去的9月14日,中共上海世博正还在向世界展示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之时,上海市闸北区40多岁的女性居民江平(沪音),为抵制和抗议正在进行中的中共强迁却被逼选择了上吊自尽!同日,死者其丈夫自焚未遂,死者的姐姐在被拆迁方砸烂的单元里摔伤入院抢救。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真正理解为什么有1000多的上海访民、上海人民在“杨佳案二审”法院门外同一时刻,愤怒高呼“打倒共产党”这样震撼世界震撼中共的口号,而且具有特别意义的是在上海最高法院的门口。
          在此我情不自禁地要感谢伟大的美国和美国人民,是你们的收留使我在被中共当局强迁的八年之后,能幸运地在这样的场合为我苦难的同胞而呐喊。我还将继续努力为我祖国的同胞伸冤,直到他们获得公道。
          二、走出段家的苦难,看上海维权抗暴运动方兴未艾风起云涌
          走出上海当局毫无底线惨无人道的暴行给上海人民所制造的无尽苦难,即使是在段惠民等冤民被打死后,同样令人震撼的是我们上海访民的表现,他们不仅没有被吓倒,而是擦干了同伴和自己身上的血迹,前赴后继地继续高举起以高智晟、郭飞雄、胡佳、郭泉们为代表的非暴力不合作的维权四化(街头化、政治化、组织化、涉外化)旗帜,在多个维权抗暴的阵地上,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抗争,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在这里,我主要从大的方面给予总结:
          1.每星期三,牢牢坚守维权抗暴的“飞地”——人民广场200号市政府所在地。“飞地”也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小根据地。以广泛传播突破网上封锁的软件——自由门和无界软件,广泛宣传政策法规,学习交流维权经验,消除对暴政的恐惧,广泛播撒维权种子,协调各方维权理念、策略、立场,达到最终不断壮大维权力量的目的。从2003年“9.30”时期的不到百人到2006年的近千人,至今已达到常态量2千馀人。
         2.进京上访从不松懈。2005年单日出现在京上海访民的最高人数达到500馀人,2010年单日出现在京上海访民的最高人数达到八百馀名。2004年至今的每周(5至10人)持续不断的松散小组访和个访,每月末星期五一次大集访早已形成常态。)
         3.2006年6月上海维权首次在海外新闻网站注册开设博客“中国上海暴政网”,将上海维权的网下抗暴运动搬到网上,面向世界面向大众。值得一提的是,2007年博客“中国上海暴政网”迎来了一批特殊的网友——上海市政府警察。尽管这批特殊的网友要赚取“五毛”以对得起一份工资,但在私底下警察们也对我们访民说“我们心里知道,你们不仅是在为你们自己维权,你们同时也是在为我们、为所有的上海百姓维权啊!”。
         4.2008年12月10日走投无路的上海冤民逃离上海来到香港,成功成立了自己的合法组织——中国冤民大同盟(香港)。
          5.2003年9月30日85名上海访民在北京被“北京-上海”两地政府首开联手暴力集体截访回沪,即俗称“9-30事件”后,上海当局为分化瓦解访民群体,不得不使出对部分访民实施用金钱买稳定之计。整体上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当局严密实施的对被强迁户长期严厉的经济制裁政策的首次松绑。
           6.自“沪委办发[2005]199号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市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当前本市动拆迁矛盾基本情况的分析及工作建议》等三份材料的通知”发出后,为缓解已成规模的上访势头,市委市府开始着手以回搬价解决动拆迁户的试点。2006年下半年在静安区访民中率先“开闸”解决。但必须承认,至今“开闸”的力度仍极其有限。
           三、上海维权抗暴运动的成败得失,经验和教训。
           这个题目很大,但非常重要。在此我只是想开个头,抛砖引玉吧。因为,我常常想,中共上海的暴政是非常严重的,这也是缘于上海的稳定历来被提到十分重要的高度的,上海是中共国的重要基石之一,也是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的龙头城市之一,可以说中共在拆迁征地、国企改革中的种种恶行,上海无疑是走在前头的。但为什么上海访民在和平的维权抗暴运动中能做的比较好呢?我的思考结果是:
            1、一个正确的方向:就是“儿子不好找老子,老子不好找爷爷”最终就是进京上访找中央;
            2、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根据“沪委办发[2005]199号 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市处理信访突出问题和群体性事件联席会议办公室关于当前本市动拆迁矛盾基本情况的分析及工作建议》等三份材料的通知” 原文选摘如下:
   “平均每月发生一次成规模的本市动迁户在京聚集现象,每次在京滞留时间至少一周。”
“1) 部分动迁户为了向政府施压,反复进京上访或长期滞留在京,其活动已明显的表现出组织化、政治化倾向。
   2) 他们利用现代通信工具互相串联,集体行动,逐渐形成具有一定规模的上访团伙,每逢全国重要节点时期串联进京上访。如4月25日至27日,在短短3天内本市有297人集中进京上访,其中绝大部分是动迁户。
   3) 不少动迁户在上访中不谈具体利益问题,而是将动迁与人权、腐败挂钩,以“受害者"的面孔“讨说法”;
   4) 主动与境外媒体联系,发布虚假信息,甚至通过“中国人权组织"和“大纪元"等境外敌对组织或反动网站攻击政府;
   5) 频繁到各有关国家机关上访发展到多次向北京市公安局申请集会游行,甚至集体行动逐渐向街头发展。如
   6) 今年以来,部分动迁上访老户先后以给中央领导拜年、祭扫八宝山革命公墓、悼念赵紫阳同志去世、悼念麦琪里动迁基地纵火案死亡居民、纪念党的生日等为由,不断滋事造势,扩大影响,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海社会稳定的大局和城市整体形象,同时牵扯了本市各级领导和工作部门的大量精力和财力。”
            3、一个策略:就是高智晟郭飞雄胡佳郭泉们倡导的非暴力不合作的维权四化(街头化、政治化、组织化、涉外化),但具体操作中不人为地设立领袖和名人,访民代表轮流做。
           4、一套排除不良内斗干扰破坏的办法:三人一群,四人一帮。各做各的,互不干扰。各自为战,互通消息。取长补短,守望相助。
           5、控告的对象:是中共上海当局。因为擒贼擒王,动迁组、街道政府和区政府都是被上海当局这个大强盗利用的棋子和爪牙。
           凡离开了以上5条的任何一条,都会使维权运动损兵折将、遭受损失走弯路,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今年在海内外民运思想界发生的一场关于中国民运“有没有敌人”的大讨论,其结果对维权运动健康良性的发展,必将产生深远的意义。从上海的维权抗暴实践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中共极权统治下,镇压人民的中共就是人民敌人。有没有这样的认识直接影响到维权者将采取何种维权的策略、方法、路径及成效。在对已经得到解决的访民情况进行分析,同等条件下,凡能较早的真正获得较公正解决的人,一般具有如下的特点,依次是:有存在暴力倾向的、认准“共产党是维权无果的主要敌人”而屡屡出现在北京敏感地点的、从不相信当局的各种欺骗并积极参加北京集访不松劲的、在集访中敢于处处冲锋陷阵的、不惧关押暴力送精神病院等各种打击报复且能屡出奇招使自己处于中共失控状态的、全家齐心协力力挺集访群访的、政府和拆迁方自感“动迁项目漏洞百出处于危险状态而想趁早解决掉以收尾”的等状况。
            正是这部分访民冤情的解决,成功撕开了回搬尺寸的口子,使被拆迁人的回搬权利真正落在实处。
           在上海维权抗暴运动中,我们曾经出现的种种迷茫和走投无路,无不与我们对中共政府存在着各种幻想,在现实中不断被欺骗又找不到解决之路,进而处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绝望中挣扎。
           在上海维权抗暴运动中,我们出现的所有恶性内斗,无一不是因为其中的一方,从来没有认识“共产党才是我们的敌人”,因此在敏感事件发生时,反而错把访民同道当敌人并在背后放冷枪,使维权误入了歧途,正中中共离间之目的;“我没有敌人”,才是访民队伍中会出现数量极少的,在自我无意识下为中共所利用的或倒钩、或卧底等的思想根源。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认定,这样的访民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总之,上海维权抗暴的实践告诉我们,“我没有敌人”就是将我们引入遥遥无期不解决的等死之路。一言以蔽之,在中共极权统治下,“我没有敌人”是永远不能真正成为上海访民的和平维权抗暴运动走向成功的旗帜的。
           由于时间仓促,我就谈以上这些。如有不妥,请大家指出为盼。借此机会我要向一直关注支持中国冤民大同盟和上海访民和平维权抗暴运动的魏京生先生表达真挚的谢意。
           最后我要把关注留给中国维权领袖们,他们是高智晟、郭飞雄、胡佳、郭泉们。他们是我们弱势民众的希望,他们目前都身陷囹圄。由于他们对中共暴政有着巨大的杀伤力而使他们的处境万分危险,高智晟被扭曲的脸庞是他们面临着人身安全危险的最真实的证明。我以中国冤民的名义在此再次呼吁一切关注中国民主事业关注中国人民福祉的有良知的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独立媒体和人士,请你们尽己所能帮助他们,直至他们出狱获得自由。
           我们特别请求各位尊敬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委员,鉴于高智晟先生和胡佳先生身先士卒地致力于从中国实际出发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及其倡导的维权四化(街头化、政治化、组织化、涉外化)理念,请将2010年的和平奖颁发给处境危险的高智晟先生和胡佳先生,以表彰他们为推动中国人权事业的进步,以自己高尚的道德非凡的勇气和智慧凝聚成的独特而强大的力量公开挑战中共暴政,也同时表彰他们对中国维权运动、对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卓越贡献。我们深信,当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他们为他们带来荣誉的同时,他们高尚的道德非凡的勇气和智慧也必将化为真实的中国元素为诺贝尔和平奖增添荣耀,激励更多仁人志士为中国早日实现自由民主宪政,为中国人民的福祉而奋斗。
          谢谢大家。
         中国冤民大同盟(美国)葛丽芳
         09-27-2010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